2013年9月2日 星期一

讓天賦自由

教育投資分析的實際案例在我們生活周遭中十分常見,例如隔壁鄰居的小孩堅持考取某間大學的醫科,在多年落榜後仍然持續不斷的參與考試,而不願意思考其他可能性;或是自家親戚的乖小孩一路苦讀,從大家都認可的好大學畢業後,卻發現沒辦法適應環境與他人合作;常在巷口鬧事的年輕人,跟朋友去學烹飪,結果幾年後在社區附近開了一間餐館。這些教育投資的案例,如同一個個穿插在我們生命經驗中的故事,只是我們不常認真的去思考這些故事所代表意義與啟發,以及我們如何藉由案例來思索關於自己所遭遇的教育決策。

肯.羅賓森(Ken Robinson)2006年在TED的演講「學校扼殺了創意?」中,提到了著名編舞家茱麗安.琳的故事。茱麗安是「貓」和「歌劇魅影」的編舞家,在書中肯.羅賓森詢問她是如何成為一位舞者,茱麗安回答說:「她在學校時的表現很糟。那是30年代,學校寫信給她父母說:我們認為茱麗安可能有學習障礙,她無法專心,她總是動來動去。」後來母親帶她去見一位專家,她與母親一起在一個橡木地板的房間,被帶到房間盡頭的椅子坐下,當醫生和她母親在討論她在學校遇到的問題時,她在椅子上乖乖坐了二十分鐘。當討論結束時這位醫生,走過去,坐在她旁邊說:茱麗安,妳母親跟我說了很多妳的問題,我需要私下跟她談談,妳在這等一下,我們很快就回來。然後他們就離開了,留她獨自一人。但走出房門前,醫生把桌上的收音機打開,當他們走到房間外面,醫生跟她母親說:我們就站在這裡觀察她。他們一離開房間後,茱麗安就隨著收音機的音樂跳起舞來。兩位大人在外面觀看了幾分鐘後,醫生轉向她母親說:茱麗安沒有病,她是個舞者,帶她去上舞蹈學校吧。

肯.羅賓森問她:「後來怎麼了。」她說:「媽媽真的送我去學跳舞,我無法告訴你那有多棒。我走進一個房間,裡面全是和我一模一樣的人-無法端坐不動的人。這些人都必須要經過舞動來思考。經由舞動才能思考,他們學芭蕾、踢踏、爵士、現代舞等等。」她最後去應徵英國皇家芭蕾舞團的一個角色,她成為獨舞者,在皇家芭蕾舞團有個很傑出的職業舞者生涯。她最後從皇家芭蕾舞學院離開,成立了自己的舞蹈團,遇見了歌舞劇大師韋伯。她為歷史上最受歡迎的幾齣歌劇編舞,她娛樂了數以百萬的觀眾,成為百萬富翁。如果換成另外醫生,很可能會叫她吃藥,叫她安靜下來。

人類天生具有多樣性以及各種不同的天分與特質需要被發掘,發覺的過程需要許多心理學、醫學、教育學所累積的理論與個案來協助作教育上的決策。因此一個孩子無法順利的完成學習進度,其原因可能相當多元,需要有耐心深入了解。在美國小兒科兼心理學家 Lenard Sax 所撰寫的「浮萍男孩」,當中也提到現今有許多孩子被認為是「注意力缺失過動症(ADHL)」,而在長期服藥,但Lenard Sax 認為許多患者是被過度診斷了,而他也認為服要不是唯一且最好的方法,甚至會扼殺了孩子的學習動機與動力。

肯.羅賓森在這場演講的結尾提到,面對教育問題「我們應該採用新的,新觀念的人類生態學,重新建構我們人類能力之豐富,我們現行的教育制度是在頭腦間開採擴物像為了某種有能力的商品,就肆意的挖掘這世界的寶礦,所以採光後就沒有了我們必須重新思考,我們教育孩子的基本原則...唯一的方法是,要重視人類創意的豐富性,重視孩子所代表的希望,我們的任務是要創造全人的教育環境,讓他們可以面對未來。」。如同肯.羅賓森2010 時在TED 的演講引用了W.B Yeats的詩,說:「而無論何時,無論何處,孩子把他們的夢鋪在我們腳下,我們應該輕輕的踏。」這也是在做教育投資與決策應該謹記在心的,而一個錯誤的決定可能會斷送一個孩子的一生,但一個成功的決策則能成就一個孩子的夢想,讓世界變得更好。

關鍵教室將持續介紹這類的主題與大家分享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注意: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。